那时的我怎一个愁字了得!

  把头蒙在被子里,像一头小猪一样,轻轻地呼噜噜。被我打了好几巴掌,都不敢坐了。我恋恋不舍的放下书,一步三回头地走向床。一群群鱼儿从我身边游过,五彩斑作文斓的鱼儿应有尽有,有小丑鱼沙丁鱼神仙鱼狮子鱼还有准备回游的鲑鱼。

  儿子喊大声叫道爸爸,吃饭啦,再不去,妈妈可要生气了。我听了,只好垂头丧气地回房间认真学习看起书来了。妈妈不以为然的说放心吧,这床公斤的人躺上去都没事,更何况你只有公斤?可是,雨的脾气时好时坏,让人难以捉摸。

  舍弃,这也是另一种美丽,虽不惊天动地,但也让人为之陶醉。我看到的不仅仅这些,我还看见了,他们的生命在被割裂,成为一个个的碎片,也是一个个小小的模具,这样才能盛放下同样碎片化的时间。我不禁愕然,它矮小的身躯隐藏的能量,可能连一些大树也自叹不如,同时也向我展示了坚韧不屈劫后余生的传奇。